重点班“尖子生”的双面人生

2017-12-31 18:41  来源:云南省第四监狱、中国长安网

  原标题:双面人生

  2005年夏天,生活在云南省大理市××县的高中生家长们遇到了一个家教难题,昨天还教育孩子们要学习的榜样、长期占据全县第一名、2005年县一中最有可能考上清华北大的李晓华(化名)就在昨天晚上用铁锤击杀了自己的亲生父亲。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人们的惊讶和唏嘘好比1000多年前金溪人民发现方仲永不会写诗了一样。那些常常疑惑自己为什么没有培养出如此优秀的儿子的父母们,再难讲出那几句家教口头禅——“你看看人家李晓华”、“我怎么养出你这么没出息的儿子”。

  事实上,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李晓华也是自己父母的骄傲,在学校成绩优秀,在家里勤于劳动,除了牙齿有点咬合不齐外,父母没有发现自己孩子有其他的缺点。

  大约在小学毕业那年,父亲就发现李晓华孺子可教,于是父亲效法孟母三迁,不顾家人的反对,变卖家产,举家搬到县城里,把李晓华转到县城最好的中学,在这所上海知识青年援办的贵族中学里,李晓华接受到了那个年代中国最先进的教育,以至于当他跟发小玩伴讲起电脑光标,拳皇蓝警,舞蹈钢琴时,小伙伴们觉得他在讲天书。李晓华也逐渐找到了比掏鸟窝、打弹弓、弹弹珠更有趣的爱好,彩云路的录像厅,民通巷的鸿雁网吧,富民街的游戏厅像一个个世外桃源,栖息着这个小小少年不安躁动的青春。

  2000年—2003年,初中生李晓华幸福极了,父母早出晚归的打工给他备足了资费,又给了他完全自由的课余时间,如果世界上真有天堂的话,李晓华认为大概也就是这个样子了。

  尽管李晓华把绝大部分课余时间交给了游戏机和电脑,中学毕业的时候他还是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重点高中,成绩单蒙蔽了父母的眼睛,早出晚归打工挣钱,值得欣慰的是儿子一如既往的是全校第一名,这是他们唯一关心的事。

  忙碌和盲目使得他们并未注意到发生在儿子身上深刻的变化,特别是在2000年,李晓华在录像厅里看过那部香港著名的黑帮电影《古惑仔》后,他不再满足在课堂上踊跃发言,在课间追逐打闹,他的偶像也不再是被苹果砸头的牛顿,也不再是砍倒樱桃树的华盛顿,更不是勇于承认打碎花瓶的列宁,《古惑仔》里各式人物成了他最想成为的人,他开始留长发,他开始在牛仔裤上挖洞洞,他开始很少跟父母说话,他开始不断向父母要钱买资料、交班费,母亲甚至时常能闻到他身上的烟酒味。唯一不变的是他的成绩依旧名列前茅,顺理成章的进入了重点高中的重点班。

  上帝给了李晓华一颗聪明的大脑,也给了他一颗虚荣的心,QQ的星星月亮,《征途》世界的精美装备,小伙伴们的前呼后拥,耐克专卖店里的新款球鞋和火锅店香辣爽口的饭菜都是他的追求,相比之下,父母给的零花钱只是杯水车薪。

  当父亲发现李晓华已经不是一个乖孩子的时候,他除了是全校第一名外,还是一个拥有20多名成员的帮会头目,是彩云路小有名气的扛把子,是××县民族中学说一不二的话事人,是时不时带领几名小弟到家里耀武扬威的小痞子。父亲发现了他除了光辉的成绩外一塌糊涂的现实表现后,开始限制他的零花钱和课余时间的自由,正值青春期的李晓华也开始了各种反抗行动,逃学、打架、偷钱、酗酒,跟所有残酷青春小说里描述的那样。

  为了缓解财务上的捉襟见肘,李晓华开始在学校收取保护费,每个同学一个月一块钱到后来一个星期一块钱,李晓华像一个挥霍无度的帝王开始了千方百计的敛财行动和无所顾忌的赊欠行为,网吧衣服店,馆子游戏厅里的账簿里都有李晓华的应付账款。

  老师的警告,债主的催款使得老实巴交、饱含期待的父亲由最初的惊讶发展到愤怒,开始从语言教育发展到使用武力,甚至当着李晓华的小弟就扇他们大哥的耳光。

  为了逃避母亲的絮絮叨叨和父亲愤怒的巴掌,李晓华选择了不回家,整个暑假都在县城游荡,当同学们正准备迎接忙碌的高三生活时候,他却在网吧旅馆,酒吧烧烤摊,公园小河边蹉跎一个夏天的时光,父亲动用了一个家族的力量终于在一家电影院里找到李晓华时,这个勤劳了一辈子的男人万念俱灰,他决定让儿子退学,关在家中,想亲自把这个胡作非为的痞子重新教育成人人称道儿子。

  当他转身关门的一瞬间,一把铁锤重重的落在他头上,颅脑崩裂,血像高压水枪里的水一样喷到墙壁上,李晓华傻了,他只是想把父亲砸晕,然后逃跑,像电影和游戏里看到的那样——父亲会在几个小时后苏醒过来,除了疼痛以外不会有死亡和鲜血。可是,父亲确实没有再站起来。

  一年后,刚满18岁的李晓华被送到云南省第四监狱服刑。

  无期徒刑,服刑前期,彷徨、恐惧、羞愧、自卑等不良情绪几乎要压垮了这个当时省四监关押的年纪最小服刑人员,年纪轻轻已头发半白,精神几近崩溃的边缘,无一夜不在噩梦或者失眠中度过,反复梦见自己被不明物体追逐奔跑在一条没有尽头的公路上,梦见自己正掉进一个无底的深渊,梦见自己在深水里被水草缠住无法摆脱,这些梦无一不指向绝望和死亡。

  “法律给我判了无期徒刑,我却给自己判了死刑,幸亏心理矫治中心给予我的及时帮助”,多年以后,已经是监狱心理健康宣传员的李晓华在谈及心理咨询给予自己的帮助和力量时感叹到。心理咨询给他窒息的生命提供一个呼吸的通道,心理咨询帮助他安全度过了生命中最艰难的几年。

  始终有一块心病在李晓华身上无法根治,那就是自己的案件——杀死自己的父亲,“还能有比这更耻辱的吗?”

  李晓华害怕别人问起他的犯罪事实,被逼无奈时也只不过冷冷的回答一句“故意杀人罪”,他反感别人问起自己的作案经过,即使是面对责任警察,他会不耐烦的回一句“自己去翻判决书”,貌似顶撞警察的行为反映了他对提及犯罪事实讳莫如深的恐惧,在查阅档案知悉其犯罪事实后,责任警察给李晓华申请了一次亲情帮教,2007年,分别了2年的母子在大墙内再次重逢了,母子俩压抑了2年多的眼泪像泻闸的洪水一样,母亲再次原谅了自己的儿子,母爱的宽容再次点燃了李晓华几近熄灭的生命火焰,亲情的桥梁再次搭建起回家的归途。

  “那个责任警察叫王宝坤,10年了,我仍然感恩他给予我的宽容关爱和为我搭建起的亲情桥梁。”李晓华说。

  此后,李晓华像凤凰涅槃般脱胎换骨,当年的重点高中的学霸果然所言非虚,文化教育课教员、演讲比赛冠军、知识竞赛一等奖、心理健康宣传员、劳动技能能手、质检员,他积极参与监狱组织的每一活动,努力争取每一项荣誉,10年间,他连续获得了7年的改造积极分子,获得了5次减刑的机会,原本遥遥无期的无期徒刑只剩下不到4年的刑期。

  “我欠逝去的父亲,一夜白头的母亲和那些被父母教育要向我学习的同龄人一个成功,我会用这十几年学习到的技术和积蓄的力量,证明我的忏悔和价值。”当我问及刑满释放后的打算时,李晓华想了想,这样说到。

  很显然,这个答案和打算,他是经过很长时间深思熟虑的,法律宣判的无期徒刑最多到2020年就可以刑满,道德宣判的无期徒刑可能将永无刑满之日,而作为他的教育警察、心理咨询师和同龄人,我相信他会有锦绣的未来,就像我一直坚信洗心革面和梦想的力量。(作者:张福良)

责任编辑:贺荣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