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警察世家 | 易黎:和母亲一样 我也有高原红

2018-06-19 10:38  来源:平安西藏

位于省道101线的贡嘎县公安局沃拉检查站,是山南的西大门,过往车辆川流不息。

检查站负责人易黎2012年来到检查站工作,6年里日复一日,检查从这里通过的车辆,然后再敬上一个礼送上平安的祝福,希望他们平平安安到达目的地。虽然平淡,甚至枯燥,可是他却格外仔细。“我多认真仔细一点,危险就少一点,平安就多一点,服务就多一点。”工作时,这个小伙子总是这样一丝不苟地要求自己。

易黎是个“藏三代”,可他觉得自己是家里的第三代警察,也是个“警三代”。外祖父徐明亮、父亲易开明和母亲徐琨,他生命中3个最重要的人,都是西藏的公安人。

从小在成都外祖父家长大的他,总是和院里的小伙伴们玩警察抓小偷的游戏。玩倦了,就去找外祖父,让外祖父讲旧时的戎马经历。听那些经历让他心潮澎湃,他对公安的向往,从那时起便已无法形容。



外祖父少年时期加入新四军,跟部队走南闯北,参加过解放战争三大战役中的淮海战役,1951年随十八军进藏,从此成为了一名西藏的公安人,是小易黎心中最神勇卓绝、最正义凛然的人。外祖父最爱对他说起,发生在1956年的一段公安往事。

那一年,有七八名地质专家来藏勘查作业,其中3名是苏联专家,勘查作业结束后,专家过金沙江到四川。金沙江流经当时的昌都妥巴地区极不安全,常有土匪出现。3名苏联专家在此处遇上埋伏,急流飞泻的金沙江在身边惊涛轰鸣,负责警卫工作的徐明亮和同事冒着生命危险,将专家全部安全护送过江,最后确保他们顺利达到四川。在和土匪的交火中,双方都有伤亡。

外祖父兴奋地说,自己和同事的这段事迹收录进《西藏公安大事记》这部书里,受到许多人赞扬。每次一听到这里,小易黎心中对外祖父的敬佩,油然而生。他感受到一名老公安的自豪,这种自豪是外祖父舍己为人的满腔热血,是外祖父对正义的执着,是外祖父对公安事业的热爱与无悔地付出。


随着年龄的增长,看着周围的小伙伴都有父母在身边,一家人逛街、一家人玩玩具、一家人上公园……易黎也吵着向外祖父要父母。外祖父总是又心疼又怜爱对他说:“你爸爸妈妈在西藏,在外公待了很久的地方,做和外公一样的事。”可是不管外祖父如何心疼怜爱,完全不能停止孙儿对父母的想念。而且,再多的想念也换不来一年到头见父母一次,这让小易黎很是伤心难过。

他觉得父母根本不爱他,每年明明有探亲假,但也总是因为工作的原因一推再推。即使能见上,也没几天的时间,一到分离时,他就死死地拽着父母的衣角,不让他们走,不让他们离开自己。虽然父母总是不停地向他道歉,还对他一再保证说,很快就回来看他陪他,可是他知道父母一走,再见面要等上好长好长的时间。

只有一次,上小学的易黎突然面瘫,闭不上眼、合不上嘴,吃不下饭,也睡不着觉,急坏了在拉萨市公安局工作的父亲和在区公安厅工作的母亲,立马买了最快飞往成都的机票。却不巧遇上恶劣天气,飞机3天都无法起飞。

第4天,飞机一落地,父母就一路飞奔到家。看到孩子第一眼,这个干了近10年公安工作的警察,这个心急如焚的母亲徐琨,抱着儿子哭了,易黎的眼泪也唰唰往下掉。那一刻,他突然发现,父母是这么爱他,对他的爱从来不比其他人的父母少一丝一毫。那一次,也是他和父母相处时间最长的一次,他知道了父亲最喜欢歌是《少年壮志不言愁》。


时光飞逝,白驹过隙。2008年,易黎来到拉萨市公安局看守所工作。在看守所里,虽然只是以工代干,但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向往成为一名真正的人民警察。2010年,凭借努力,他通过自治区政法系统定向招录考试。穿上梦寐以求的警服,在拉萨警官高等专科学校进行了专业的学习,他认识到警察这份职业是多么的荣耀,但这个荣耀绝不是向他人的炫耀时的沾沾自喜,更不是小时候玩的警察抓小偷的游戏,而是肩上的一份责任,心中的一份信念。他开始渐渐明白也理解了,父母的一头是对他不知如何表达的爱,一头是对警察这份职业的热爱与忠诚。他说:“小的时候觉得是一份很神圣的职业,自己也特别想穿上这身警服,家里面对我的教育确实很多,父母都告诉我,警察属于半军事化管理,很辛苦,但我觉得好男儿就应该当警察,保家卫国”。


毕业后,长辈们的谆谆教诲成了他在检查站工作中的一盏明灯。“要守好沃拉这个家门口,不要怕苦怕累”,“群众有困难找你,要尽力提供帮助,千万不能拖延”,“面对群众的质疑,态度要好,要心平气和解释清楚”……外祖父、父亲和母亲都是经验丰富的人民警察,对易黎的教导让他在检查站里的成长有目共睹。再加上检查站里老一代人的指教,2016年,他接过师傅谭福强的班,成为沃拉检查站负责人。

两年来,检查站上上下下的兄弟们很有凝聚力,同事们都说易黎能带着大家向前冲。这让贡嘎县公安局政委谭福强,这位从警18年的老公安,对自己一手带出来的易黎十分放心。“这孩子工作时吃苦在前,从不埋怨,悟性也高,脑子也活。”他说,“把检查站搞得井井有条,继承了老一辈公安人的奉献精神。”

他的同事施天荣说:“我跟易黎一起工作五六年了,他工作比较认真、积极性也高,业务能力强,也热爱工作,是我们检查站的带头人,他有时候讲一下父辈、外公那一辈干工作的情况,以此来激励我们”。

从警10年,闲下来,不知何时起,他也和父亲一样,喜欢上听“几度风雨几度春秋,风霜雪雨博激流,历尽苦难痴心不改,少年壮志不言愁,金色盾牌热血铸就,危难之处显身手……”一首《少年壮志不言愁》唱出了警察的酸痛苦辣酸甜,唱出了公安的壮志雄心。易黎说:“全国公安系统英雄模范立功集体表彰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到,和平年代,公安队伍是一支牺牲最多、奉献最大的队伍,大家没有节假日、休息日,几乎是时时在流血、天天有牺牲。一句话说到了我们的心坎里,再苦再累都值了”。

如今的易黎,站在风里雪里,站过春夏秋冬,脸颊被高原的太阳晒得黑里透红,他乐呵呵地说:“像我妈,有高原红”。

责任编辑:贺荣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