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凋零的“雪莲花”

一位西藏公安边防老兵卫国戍边的故事

2018-08-07 09:50  来源:

  2018年3月21日,中共中央印发《关于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方案》,明确提出,公安边防部队全部退出现役。随着部队改革进程的稳步推进,“西藏公安边防总队”的番号或许即将成为永存史馆的历史记忆。

  在公安边防官兵度过的最后一个“八一”节当天,西藏公安边防总队日喀则支队岗巴大队的老兵雷声向记者讲述了他卫国戍边的故事。

  雷声是日喀则支队岗巴大队的政治委员。他工作的日喀则市岗巴县,藏语意为“雪山脚下的村庄”,平均海拔4800米。

  21年前的冬天,作为家中年纪最小的他,从小受军人父亲及哥哥的影响,一心只想投身军营,年轻的他,义无反顾选择了西藏。

  “当兵就是来吃苦的”,这是他时常挂在嘴边的话。从新兵到老兵,他一丝不苟、严于律己。无论早操、训练,还是劳动,天气再差,再忙再累,他都会第一个出现在队伍中。

  长时间在高原当兵,多少会和社会脱节,城市来的年轻大学生干部刚来时适应不了这里的寂寞,就去问他,是什么让他可以在4800多米的地方长期坚守?雷声说:“枪始终得有人扛,边防始终得有人守,戍边为国这份神圣的职业值得我用青春和生命去为之坚守。”

  “刚来西藏的时候,看到那些不远万里朝拜的信众,我很佩服他们身上那种信仰的力量。”这是雷声谈到西藏的第一印象。殊不知,他的信仰一样拥有磅礴的力量,一身戎装的他已经卫国戍边21载,在人生最美好的这些年华里,他含泪送别过自己的父母,也迎来自己的妻子和儿子。

  对于喜怒哀乐与悲欢离合,雷声在高原上似乎有着更深刻的领悟:“分分合合是万古不变的规律,对忠诚的信仰,教我学会从分合中找到自己的角色价值,懂得珍惜当下。”

  珍惜当下,他认为就是干好当下的事,做好当下的自己。作为一名汉族干部,雷声和当地民众感情很深,其中的秘诀就是,他会说一口流利的藏语。其实,刚下基层时他并不会说藏语,离开翻译,寸步难行,当地民众也很难与他交流,更谈不上开展好其他工作。

  为了摆脱这种困境,他没事就与辖区藏族民众聊天唠嗑,从简单的日常对话开始,逐字逐句地学习藏语。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个老兵用了近10年的功夫,终于学好了藏语,和藏族民众真正做到了语言通、感情通、心灵通。

  时间让他收获了成长,也带来了身体上的伤害。已到不惑之年的他,由于长期饮用含矿物质较高的水,加上缺氧导致睡眠质量不好,他和其他长年在藏戍边的战友有着近乎相同标志的外形——头发秃顶、牙齿稀疏。加上常年奔波在强烈的紫外线和呼啸的狂风里,他的脸庞被侵蚀得黑里透红,看上去像个健壮的小老头。

  作为西藏公安边防总队1996年恢复建制后的第一批入伍战士,老兵雷声对这支部队拥有着异于常人的深情。当问到他这21年军旅生涯的感受,雷声的话语很慢:“一路走来,谈不上创造了丰功伟业,但是西藏边境安定,西藏发展稳定,我们是有功劳的。我们西藏千千万万的普通边防军人,好比是高原上一株株普通的雪莲花,朴实无华,却甘愿与高山相守,和冰雪为伴,绽放在人迹罕至的雪域边关。”

  面对“部队即将退出现役”这个话题,雷声说:“有幸参与改革,去见证一个伟大的时代,我倍感光荣,相信我们会越改越好。即使脱下军装,‘老西藏精神’与‘喜马拉雅卫士精神’依然不能丢,一朝西藏边防兵,一生西藏边防魂!”

责任编辑:贺荣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