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嫂安德琴:跨越“3176”来爱你

老柏看着妻子的车子渐渐地消失在天际线,他的目光紧紧盯着那个地方,许久许久……

2018-08-21 10:18  来源:西藏法制报

  今年29岁的安德琴,是大院里有名的“典范军嫂”,贤惠能干、长得漂亮、为人热心肠……结婚五年来,丈夫柏燕林一直在部队安心服役,照顾父母和小孩的重任全落在了安德琴身上。

  “记得怀小宝的时候,两三天就要生了,我还围着锅台转,现在想想都后怕。”安德琴回忆说。小宝出生那年,因为部队有任务,柏燕林没有及时赶回去,当他赶到家的时候,小宝已经出生半个月了。老柏看着可爱的小宝,瞬间流出了眼泪。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老柏拿这句话哄了安德琴三年。这三年,他们没有吵架,只是拌嘴。电话那头说着讨厌你,电话这头立马回应我爱你,电话那头撂挑子不干了,电话这头装委屈、求理解……那时,她28岁,小宝三岁,老柏依旧在部队安心服役。

  南国风光,秋意微凉,伊人相隔天一方,思念心切。一天中午,安德琴翻阅手机时,看到老柏的战友在QQ空间里发了一条心情:“我亲爱的白班长,你快点好起来,大家都在为你加油!”顿时间,安德琴回想到,最近一段时间,老柏说他有任务,不能随时打电话,而且电话也关机了。她推测“白班长”可能就是她的爱人老柏。胡思乱想,使她的心怦怦直跳,猜测来的消息,她又不敢告诉年迈的爸妈,于是,她撒了谎——“老柏单位要举办一场颁奖晚会,有家属的必须参加,今天我就要动身,您帮忙带着小宝,我去去就回来。”

  她开着车子,一路从云南跨过川藏线。要知道,川藏线对于一个驾驶经验颇丰的老司机而言,出门前都要看看天气,打听下路况。可在这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军嫂面前,她没有闲工夫感到畏惧,她一心只想奔赴到老柏的身边。一

  路走来,经过317、318国道,跨过海拔4700米理塘,途中经过巴塘、芒康、左贡、八宿……

  西南边陲的秋意,似乎没有那么明显,理塘风光无限,成年堆积的雪山显得格外耀眼,偶尔从空中划落一只雄鹰,带着悲伤的曲调;绿色的草原上,漫山遍野的牛羊寻找着食物的踪迹;缓缓的河流,慢慢地从山顶流向山底,惊艳了丛林中的鸟儿……

  但这些美景,安德琴都无暇顾及,一路上跟疲劳、缺氧、寒冷、断网、饥饿、想家、思夫等困难做着激烈的斗争。终于,历时5天零12个小时,这位驾驶经验不到100天的女驾驶员成功征服了川藏线。在这五天里,老柏一手拿着电话问爸妈,一手抱着手机给安德琴打电话……

  原来,安德琴在老柏战友QQ空间看到的“白班长”并非老柏。那条心情里说的“白班长”名叫白乐,是老柏班上的一名战士。前几天,在比武竞赛障碍考核中左手受了伤,不能正常参加比赛,班里成员得知消息,期盼他能够早点好起来,故发了此消息。这安德琴又是个急性子,一天没有打通老柏的电话,便自驾飞奔到他的身边。老柏也是个闷葫芦,只会抱着手机等消息,心里再着急,他表面也装作若无其事!

  两人一见面,安德琴跑上前拉着老柏的手,全身打量了一番,就差没有扒光衣服来检查,这才松了口气。老柏也不会安慰人,看着又冻又累的媳妇儿,一句甜言蜜语也没有,只硬邦邦地说了一句:“你来干嘛?”

  听了这话,急性子的安德琴便开始了严厉的家法,“从南边追到西边,你说我干什么来了,行,只要你好就行,我立马回去。”

  老柏不急不慢地走上前去,温柔地解释道:“我不是怕你危险嘛,这么长的路,别说你一个女人家了,就是男人也未必能够安全开进来。”

  两人的争论喋喋不休,大多数都是安德琴在审判质问,老柏一边关心一边安慰,一番纠缠与别扭之后,提到小宝,两人都开始笑了,笑了“恩怨”就化解了。

  恩怨了了,该吃吃,该喝喝。说实话,安德琴一路上没怎么吃过东西,一来是心系丈夫安危,二来是没心情顾及自身。茶足饭饱后,安德琴温柔地看着黝黑锃亮的丈夫,摸着他长满老茧的双手,不一会便安静地睡着了。老柏也看着妻子,她的眼睛肿了一圈,眼角的皱纹长了好多,皮肤黝黑发亮,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光泽,双手也变得异常粗糙。窗外满天繁星,静谧的营区,只能听到妻子安静的呼吸声,一动一停,跟一闪一闪的星星节奏完全吻合。老柏静静地看着窗外,也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老柏早早地收拾完卫生,轻手轻脚地去食堂给妻子做了她最喜欢吃的绿豆糕跟包子,她太累了,平时在家就没睡过安稳觉,再加上这几天的舟车劳累,生活节奏完全打乱了,她需要休息……

  老柏悄悄地推开门,生怕打扰到妻子的“美觉”。他将精心准备的早餐摆在桌子上,用盆盖住,担心热气跑了。他又悄悄移到洗漱间,为妻子挤好牙膏,准备好洗漱水,再轻轻地移到卧室,坐在床头边,瞅着熟睡的妻子。他的心里暖暖的,多想就一直这样陪着妻子,静静地看着她熟睡的样子,慢慢陪她变老。想到这里,老柏忍不住凑上前去,深情地吻了吻她的额头。这时的安德琴已经醒了,但她佯装睡着,静静地享

  受着清晨的吻。对于安德琴来说,这是奢侈的,也是最真情的告白,有了老柏这样的男人,吃啥苦、受啥罪,她认了,也值了。

  人世间最幸福的,莫过于跟最爱的人相守相伴。安德琴此时此刻最为满足,因为她已经有213天没有见过丈夫了,成天围着锅灶、病床、孩子转的生活,让一个阳光少女渐渐失去光泽,慢慢变老。

  一场无心的“恶”作剧使他们无意之中见了面,老夫老妻之间的情话,也说得差不多了。老柏要正常参加训练,没有时间陪着安德琴,安德琴便一个人在营区周围转了转,无意中晃到了军史馆,门卫得知是军嫂,便让安德琴参观了部队的整个历史。走到“路碑”照片跟前,安德琴止住步伐,看了看上面的文字。原来,她横跨3176公里的川藏线,竟有这样的不朽传奇,她看到那些岁月的艰难不易,看到那些战火中的战友之情,看到为了保护百姓利益流血牺牲的中国军人,看到那些年龄只有十七八岁的烈士……顿时,她的心里对丈夫产生了无限的敬畏之情,对于丈夫的工作她更加理解了,却也更加心酸了。此时此刻,她决定以后的路无论多么艰难,她都会无怨无悔跟老柏共渡难关。

  分别总是让人不舍,短短几天,安德琴所有的埋怨都烟消云散,看着西藏的天空,一切都豁然开朗。临行前,老柏特意请了假,将妻子送到县城,并嘱咐:“慢点开,路上小心,去了给爸妈报个平安。”之类的话语。安德琴看了看老柏饱经沧桑的脸庞,一时没忍住亲了亲自己的丈夫。

  老柏看着车子缓缓驶向家的方向,渐渐地消失在天际线,他的目光紧紧盯着那个地方,许久许久……

责任编辑:贺荣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