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米长的火车票,写不下他们爱情的长度……

2020-04-26 17:01  来源:西藏法制报

  图为扎西边宗(左一)介绍拉孜县发展情况。

  2006年大学毕业后,扎西边宗毅然回到家乡。那一年,她报名参加国家“三支一扶”计划,来到海拔4000多米的山南市错那县最偏远的一个边境小乡——库局乡。

  2010年,服务期满,扎西边宗离开库局乡,考上了日喀则市拉孜县公务员。这一年扎西边宗也可开始了与丈夫普兰出入境边防检查站的民警洛桑扎西两地分居的日子。只要有假期,她都会回拉萨,照顾病中的父母、年幼孩子。3年以来,扎西边宗保留的日喀则到拉萨的往返火车票拼在一起有一百多米长……

  2006年大学毕业后,扎西边宗毅然回到家乡。那一年,她报名参加国家“三支一扶”计划,来到海拔4000多米的山南市错那县最偏远的一个边境小乡——库局乡。因常年发生雪崩封山,这里几乎与外界隔绝,是少有的“世外桃源”。

  这一年,库局乡有了第一位志愿者、第一位女干部、第一位大学生村官,她就是扎西边宗。

  “这里只有一条狭窄的砂石路通往乡里,你拉着行李,必须用马驮着下去。”库局乡的人告诉初来乍到的扎西边宗,“下山的时候,一定要拉好马的缰绳,不然很容易滑倒摔下山,小命都保不了。”

  路上,他们很小心,一只脚踏稳,另一只脚才敢往前迈,一条1500米的下山小道,让扎西边宗第一次有了“长征”的感觉,花了近3个小时才走完。

  面对恶劣的环境,扎西边宗没有被吓到、没有懈怠,而是努力做好“功课”。“格啦,咱们乡的小孩文化水平太低,大部分孩子表达不清晰,有的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我想办夜校,为他们的学习成长出一份力。”在乡干部大会上,扎西边宗真诚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看着她的一片热心,乡党委书记次仁多布杰十分欣慰,爽快地答应了。

  夜校刚成立,扎西边宗就吃了“闭门羹”。夜校的教室每天都空空荡荡,她心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怎么办”“该怎么做”……带着疑问,她主动与村民唠嗑,帮他们干活,分享自己的经历,告诉周围人学习知识的好处……她悄然地融入了村民的生活之中。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在她持之以恒的努力下,夜校从刚开始没有人,到1个学生,2个学生,5个学生……家长看着孩子带着新知识回来分享,也主动到夜校来了解外面的世界。不知不觉,夜校成为库局乡晚上最热闹的地方。从最基本的藏文字母,到日常知识普及,不会写藏文的学生在夜校基本都学会了写自己的名字……扎西边宗的心血有了收获。

  2010年,对扎西边宗来说是特别的一年。

  这一年,她有分离,也有收获。这一年,服务期满,她离开库局乡,考上了日喀则市拉孜县公务员。她还认识了西藏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普兰出入境边防检查站的民警洛桑扎西,因为“守边”的共同经历,二人无话不谈,相知相恋,携手步入婚姻的殿堂。

  婚姻生活并没有童话那般美好,更何况是成为一位警嫂。因为丈夫职业的特殊性,夫妇俩长期两地分居。可不管日子“刮风下雨”,还是“路险难行”,扎西边宗都为丈夫撑起了一片天。

  2015年底,生活在拉萨的洛桑扎西的父亲突发脑积水导致左半身瘫痪,在ICU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还有身患风湿等慢性疾病的母亲行动不便。照顾病中的父母,还有年幼孩子,生活的担子让人喘不过气来。

  虽然工作在日喀则,但她没有放弃一个妻子的责任。只要有假期,她都会回拉萨。“有时带父母看病检查,缴费拿药,还要赶去学校接送女儿。时间紧的时候,我就在车上吃泡面。”谈到家里的事,扎西边宗累并感到幸福和满足。“每次回拉萨,家务事我都尽力多做点儿。”

  为了更好照顾老人和小孩,她与洛桑扎西错开休假时间。这3年,夫妻二人都是通过视频来交流,几乎未曾逢面。视频时,她会跟洛桑扎西开玩笑地说:“以前在库局,我过着守边的生活。现在,和你在一起,也像和你一起‘守边’似的。‘1’加‘1’还是‘1’,哈哈……”听了妻子的话,洛桑扎西的心里满是酸楚,明白自己对妻子亏欠很多。这种时候,他总会很严肃地说:“你是‘1’,更是我的无穷大。”

  3年以来,扎西边宗保留的日喀则到拉萨的往返火车票拼成了百米长,这样的长度却不足以写下她和洛桑扎西的爱。“他在口岸一线工作很辛苦,家里都好,他就能安心工作。”面对丈夫,扎西边宗有自己在爱情中的要求和想法,“未来可期,我们去旅游,让他把应该陪我的时间都补回来就好”。

责任编辑:贺荣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