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青蓝,忠诚的本色—珠峰边境派出所见闻

2020-07-10 17:53  来源:西藏日报

  藏青蓝,忠诚的本色 —珠峰边境派出所见闻

  图为珠峰边境派出所民警巡逻时与珠峰高程测量纪念碑合影。 本报记者 王雪 郑璐 摄

  本报记者 王雪 郑璐

  六月的高原,天空湛蓝。通往珠峰边境派出所的盘山公路,绕过108个S型弯道,每个角度都是那么震撼,让人舍不得闭眼。

  珠峰边境派出所成立于2008年10月1日,是珠峰核心景区唯一的执法单位,坐落在海拔4480米的地方,承担着珠峰北侧中外游客管理、证件查验、治安管理等工作。据说,每一年,民警们都要巡逻120余次,每次约40公里,一年就是4800公里。

  6月6日,记者跟随西藏边关行采访组来到珠峰边境派出所,记录这群扎根在珠峰脚下的西藏移民管理警察的点点滴滴。

  “吃早饭了!”一大早,记者循声来到厨房里,看到派出所民警围着一张桌子,津津有味地吃着藏面。

  吃完早餐,民警王普来到办公室,他一边翻阅着巡逻的照片,一边向记者讲述在这里的故事。

  “虽然这里常年高寒、缺氧,但是只要一看到珠峰,心情就会变得愉悦。”王普说。他2008年就来到这里,是目前在派出所工作时间最长的民警。“这里一年四季都要穿毛裤。冬天,高原的寒风像针一样,感觉能穿透棉袄,巡逻时经常被冻得关节疼痛。长期生活在高海拔地区,心脏难免会有些不适,丹参滴丸要随身带好。”

  身体的不适,让33岁的王普也动过回去的念头。他在珠峰边境派出所已有12个年头,是位老民警。“还是舍不得离开,感情太深了。”王普还记得自己从四川来西藏当兵时的情景。

  “这些年,战友们都调走了。有一天,我可能也会离开这里,但还会有新的人来,这里总是需要有人坚守。”王普说。

  上午9点半,环保旅游大巴陆续来到珠峰旅客集散中心。民警尼玛次仁今天的工作就是对过往车辆、游客进行查验。

  检查间隙,尼玛次仁聊起救助游客的事情。他说,2019年11月,一名来珠峰大本营旅游的女孩因为和男友吵架,独自离开队伍,她的男友请求民警帮忙寻找。

  “当时,我们给她打电话也没人接,找了好久,后来在绒布寺后面的河边发现她时,因为高反和低温她已经陷入昏迷。我们赶紧把她背回来,送到扎西宗乡卫生院。女孩被救回来了,我们当时特别开心。后来想想有些后怕,人命关天,如果发现得稍晚点,后果不堪设想。”他说。

  工作中,珠峰边境派出所民警会遇到各种勇闯“生命禁区”的游客,他们上去劝阻,还会遭到对方奚落,甚至对民警大打出手。作为珠峰景区的唯一执法者,他们只能耐心做好解释工作。据统计,自建所以来,珠峰边境派出所共救助游客200余人,保障了游客人身安全和珠峰景区的秩序。

  中午下班,尼玛次仁和次仁加措在台球桌上,你一杆、我一球玩得不亦乐乎。

  中场休息时,记者和次仁加措拉起家常,他告诉记者:“我的老婆在定日县工作,我们一个月能见上一次面,跟这里的大部分同事相比,我算是很幸运了,他们大多数和老婆、孩子长期分居两地,一年到头也只能见上一回。”

  次仁加措说,去年他当爸爸了,现在儿子一岁多了。

  当记者问到孩子现在会不会叫爸爸时,他拿出手机找到前几天老婆发来的语音,语音里传来孩子牙牙学语的声音:“爸爸、爸爸……”

  一瞬间,次仁加措用手捂住了双眼,眼泪从指缝中流了下来。

  “在这里工作的人都亏欠家人太多,但保卫家园是我们的使命和责任。我们也只能在休假时,多多陪伴家人。”次仁加措哽咽着说。

  吃罢午饭,记者跟随执勤队伍来到珠峰高程测量纪念碑,这时的风渐渐大了起来,执勤民警纷纷戴上了防风眼镜。

  看到记者被冻得瑟瑟发抖的样子,执勤民警李罡笑着说:“这里下午容易起风,风力通常都在十级以上。不过,和冬天相比,这个季节的风已经很温柔了。”

  “珠峰脚下的风大到可以吹动石头。”李罡回忆说,2019年冬天,他们一行开车巡逻,回到执勤点刚下车,车窗就噼里啪啦碎了几块,原来是被风吹起的石头击中了车窗。

  2017年以前,执勤民警是住在帐篷里的,帐篷半夜被大风吹走的事时有发生。“现在,已经换成集装箱板房,虽然晚上还会听到呼呼的风声,但跟以前相比,没有那么冷,也能睡个安稳觉了。这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是很幸福的了。”李罡说。

  2019年1月1日,随着全国公安边防部队转制,珠峰边境派出所民警集体脱下橄榄绿,穿上藏青蓝,但无论是哪个颜色,都没有失去忠诚本色。

责任编辑:贺荣军